Dearpool

[刀剑乱舞]青江(下)

*鬼伎回忆录AU

*有私设。

*审青,审石,隐石青

*存在一定的occ


————————————


烛火不知何时灭了,天光似乎要初现时,青江再一次说话了:“然后,那个恶魔看见了我,他想要我。”他从我怀里爬起来,脸朝向我。

 

“什么?”我突然知道他接下来想说什么了。他说了这么多,只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石切丸那个蠢货,他替我去接待了那个人。他替我去送死了。”此刻看不清他的双眼,但他一定在盯着我。

 

我尖叫了一声扑上去掐着他的脖子:“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你!这才是你的命运不是吗?!”我知道这么想实在是混蛋至极,但是我真的无法克制这种绝望和愤怒,就好像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石切丸一步步走向无底深渊。石切丸,石切丸……

 

青江并没有反抗,任由我颤抖的手指收紧,他的眼睛并没有睁大,似乎透着冥思。我放松了对他的禁锢,他趴在一边剧烈咳嗽着。青江其实用不着别人杀死,他自己就已经在缓慢地杀死自己了,跟我一样的可悲。

 

我倒在卧榻上。

 

当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青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想去找他,给他赎身带他离开这里。如果不能救石切丸的话,那么至少要让青江获得这些东西。可是屋里再没有他的痕迹,屋外的猫也不知所踪。

 

我下了楼,清晨的街道和昨夜一样寂静。我四下里寻找青江的身影,他应该就在这附近。泥地里不知为何落了细小的花瓣,恍若初雪。

 

然后我转身,看到了一个陌生而熟悉的背影,那是,石切丸。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冲过去拉住他,那的确是石切丸。回首一刻,仍残留着少年的神态,可他的脸上出现了一大块红色瘢痕,硬生生让他英俊的容貌变得可怖起来。

 

“威廉先生?”石切丸愣怔了一会儿,喊出了我的名字。

 

……

 

当我跟着石切丸回到他的住的地方时我依旧有点反应不过来。他的脸怎么了,他这些年过的如何,青江为什么要说……所有的问题如同崖上的石头落下来,把猝不及防的我砸了个头昏脑胀。

 

这是一间闲置的祗屋,大门口被官府的封条贴住,我们从杂役走的角门进去,这里到处都是空荡荡的,游廊上的灯笼已经被全部摘下来,屋内空无一物,可以根据榻榻米上的痕迹看出之前也许曾摆放过许多精致的陈设。这栋房子已经死去了。

 

石切丸的卧室也许是唯一正在被使用的房间,虽然只是简单的矮几和柜子,看起来比昨晚青江的房间还不如。我捧着石切丸给我的水杯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

“威廉先生……”

 

“……”

“……”

 

“好吧,我先说,你的脸怎么了?昨天晚上,有一个叫青江的人告诉我,你已经死了,但是你还活着不是吗?他到底是谁?”我看着他脸上那些红色的印记,心里不由自主的以我那少得可怜的医学知识来寻找相对应的症状,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我由衷期望这不是某种绝症。

 

“是青江啊……”石切丸长叹一声,情绪低落了下来:“这是,一种‘咒’。是一个人在死去后的执念所化。”他摸着自己的脸,不像是自卑,更不像是在怨恨,他用手指摩挲着那些斑驳的皮肤,就像是在抚摸一块老朋友留下的宝石。

 

“疼吗?”

 

“不会,它不会对我造成任何伤害。它除了让我变的丑陋一些以外,做不到任何事。”石切丸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种无奈的笑容。“那个傻瓜即便是死了,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包括他自己。”他先是低声的笑然后又哀切的哭,眼泪浸润了地面,氤氲出深色的圆。

 

这让我感到有些无措,“青江告诉我说……你为了保护他们,已经去世了……”然后我伤害了他,还让质问他,为什么不去死。那么,为什么我不去死呢?“你的意思是,死去的那个,是青江吗?”

 

他点了点头。

 

我无法看到他的表情,我现在就像一个下作的懦夫,我不敢告诉石切丸我都干了什么混账事……

 

外面清晨的薄雾已经消散了,阳光透过窗棂,温柔的抚慰沉浸于痛苦中的石切。那金色的光,就像青江的眼睛。

 

角落那个小矮柜里藏着一个简陋的神龛,石切丸把它打开,里面是供奉着五虎退和青江的牌位。

 

我突然想到了青江那只猫:“石切丸,我昨天晚上见到青江的时候,他身边跟着一只小老虎,当时我以为那是猫,那只小老虎……”

 

“大概就是五虎退了,那孩子很粘青江的。早夭的孩子在我们这里的说法是有罪的,要是能跟在青江身边,我也就放心了。”石切丸点上一支香插进炉里,双手合十祭拜了一次。那香的味道正是我在青江身上闻到的。

 

石切丸给我看了青江和五虎退的遗物,是一振被白布包裹着的非常漂亮的小短刀:“这是五虎退的哥哥留给他的,青江去找那个人之前带上了这个。据那个祗屋的熟人说,青江用它剖开了那个人的肚子,然后被随行的护卫斩杀了。他们把青江裹了件白衣就扔进了海里。我找不到他,就只能把这振短刀拾了回来,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把它还给五虎退的哥哥。”

 

……

 

我们在傍晚的时候处理好了一应事务,从岸边的码头离开。在我们的身边,无数的船只带着罪恶的灵魂和贪婪的欲望驶向这座充满着美丽与丑陋、纯洁与污秽的岛。

 

“石切丸,你脸上的红斑好像淡了一点。”

 

“有吗?”

 

 

 

 

———END———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