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pool

【维勇】我要我们在一起

一发完

算是《独自在家请注意安全》的后续

应哈萨克斯坦国家队邀请,俄罗斯男子花滑队前往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参加表演赛,因雅科夫·费尔茨曼身体原因,由领队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担任代理教练。

…………

因为胜生勇利并未更改国籍,所以本次表演赛并未参加。本来打算随队过去,但是习惯了岛国气候的勇利并未能抵挡住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即便是曾经在底特律呆过一段时间,但是明显五大湖的寒流比起常年处于凛冬将至模式的莫斯科,还是小巫见大巫,加上室内外温差过大,勇利最终成功被流感撂倒。

“没关系的,你这个样子也过不了海关,就乖乖在家休息就好。”在冰场头晕眼花了一上午,又成功的把感冒传染给年事过高的雅科夫教练之后,勇利终于被心疼不已的维克托拉回了公寓,灌了药塞进温暖的被子里。

“我会拜托莉莉娅夫人来给你送饭的,下午我自己去机场就好。”维克托像所有成熟可靠的丈夫一样,井井有条的安排好一切,包括床头保温壶里的粥和热水,能够安全运行一天一夜的加湿器,马卡钦的狗粮也倒满,保证不会让生病的爱人起身做任何家务。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本来约好的一同出行也随之化为泡影,这让勇利非常过意不去“明明约定好了的……”为了防止传染,勇利把自己大半张脸都埋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玫瑰棕色的大眼睛,像是某种毛茸茸的小动物。

然而即便是被萌的死去活来,尼基弗洛夫先生也不得不肩负起俄哈两国人民的友谊,毅然决然的独自踏上征程。

……

“勇利——,莉莉娅夫人让我给你送点吃的过来,赶快起床。”第二天勇利是被来送饭的米拉喊起来的,维克托头一天已经把钥匙交给了莉莉娅夫人,想来是雅科夫教练那边也走不开人,特地派了米拉过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休息,勇利感觉自己已经回复的差不多了,闻言穿上一件厚浴袍起身简单洗漱一下后,来到餐厅“早上好米拉,麻烦你特地跑一趟。”

这个爽朗热情的姑娘毫不在意的大力拍打着勇利的肩膀“现在已经算是下午了,不用那么客气了啦,把你饿坏了维克托会杀了我的。今天是莉莉娅夫人拿手好菜”她拎着两个大保温盒放到桌子上“西伯利亚樱桃馅的水饺,我已经拌好酸奶油了,还有一大壶红菜汤。”

当勇利还没来得及对这份俄罗斯特色美食做出任何评价时,紧接着这位大姐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瓶伏特加“喝点汽水吧。”

勇利发誓那真的是伏特加,但是米拉非常淡定的坚持让病人喝掉她手里的汽水,“对身体有好处”她无所谓的耸耸肩。

勇利此刻无比感谢维恰昨天晚上按照亚洲人传统给他喝了普通的粥。

正当勇利挣扎在“要不要拒绝这份爱心病号饭”时,他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突然闪出了一条新闻

俄罗斯航空客机坠毁,39名乘客失联

xxxx年xx月xx日* 卫星网

卫星网莫斯科xx月xx日紧急消息,今日上午,俄罗斯航空一架伊尔-18飞机从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国际机起飞预备飞往莫斯科,中途于托木斯克失联,目前俄罗斯紧急情况部已派遣散架米-18直升机赶赴现场搜救。

有消息称,本次航班乘客中包括三名俄罗斯男单花滑运动员……

一瞬间勇利觉得自己好像坠入了某个无底深渊。他感觉的不到任何的东西,耳边好像有人在叫喊但是他根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胸腔里渐渐漫上来火辣辣的疼,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人撕开了一个口子,冰冷的风灌进来冻结了全身的血液。

“胜生勇利你TM给我清醒一下!!!”突然他被人一耳光打醒过来,勇利才发现自己如同一条濒死的鱼一般躺在地板上大口的喘气,刚刚他竟然忘记了怎么呼吸。

“你先给我冷静一下!只是失联而已!”米拉明显被勇利吓得不轻,她甚至把眼妆都哭花了,刚刚情急之下给了勇利一耳光才避免他窒息休克,脸上火辣辣的疼让他意识到米拉用了多大力气才把自己唤醒。

“维克托……”勇利发现他根本发不出除了这三个音节以外的任何声音,脸上有温热的液体不断的流下,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必须用力克制自己才能维持清醒

米拉把勇利抱在怀里,安抚着他的后背“没事儿的,只是失联而已,他们会没事的……”米拉按着勇利的肩膀认真的看着他“我带你去机场,他们需要在机场的停机坪降落,我们会第一时间见到他的。”

勇利任由米拉给自己套上一层又一层的厚衣服,跟随着下楼并被她塞进车后座,整个过程他都只是在呆呆,一遍遍不停拨打着维克托的手机,得到的也只是一遍遍的无法接通语音提示。

米拉从后视镜看着他的无用功,眼泪流个不停,勇利却第一次有了表情,他勉强对米拉笑了一下:“无法接通说明他手机还没损坏,他们还没有遇上爆炸,不然就是关机了。他一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他不断的小声重复着,头脑前所未有的冷静下来。

………

当他们到达机场,失联者的亲属也差不多到了七七八八,整个大厅弥漫着痛苦的气息,所有人都在互相安慰着对方,时不时向工作人员询问着搜救进度。

在这一片凄惶当中勇利反倒属于比较冷静的一小部分人,他终于回过神来,安抚着被吓得不行的米拉小姑娘,联系了雅科夫教授并确认他没有被新闻惊吓出什么问题,他甚至还给邻座一个哭着要爸爸的小姑娘喂了点水。

“勇利,你一定要冷静一点……”米拉只能这样干巴巴的安抚着他

“我哪儿看着像是不冷静了。”勇利抽出几张纸帮米拉擦掉泪痕和晕开的眼线。

米拉接过一张纸擤了鼻涕“你冷静的像是不冷静。”不过多亏了勇利眼中的坚定,她反倒觉得安心了不少。

勇利对此只是笑笑,并没有再说什么。

…………

所幸托木斯克离莫斯科并不太远,下午6点时分传来消息,飞机迫降后断成三节,但并未爆炸,39名乘客竟然全部生还,目前即将抵达莫斯科进行进一步治疗。

晚上八点,直升机降落,医疗救护人员将重伤者火速拉往医院进行抢救。

勇利整个人贴到候机大厅的玻璃上,远远的看见一个银发的人帮着医护人员把担架扶下飞机,然后从机舱架出一个金发的人。高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平安无事,他们平安的回来了。

从停机坪出来见到勇利的那一刻,那个一直都表现出硬汉一面的银发男人,终于忍不住哭着奔向他的恋人,即便他现在整个人都破破烂烂脏兮兮的,也无法阻止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哭的像个孩子。

因为乘坐的是抗震效果更好的头等舱,三个人都是属于轻伤那一挂,一起去往哈萨克斯坦的尤里除了一些皮外伤还有腿部肌肉拉伤,这丝毫不影响这个年轻的男孩缠满绷带后跟他的好友奥塔别克一边报平安一边粗鲁的安慰着自责的快要自杀的哈萨克斯坦青年。

波波维奇属于比较倒霉的,他有点脑震荡,所以被担架抬下飞机时差点把米拉吓死,不过当波波维奇清醒过来之后,这个乐天的姑娘又开始担心他撞坏了脑子更不容易找到女朋友了。

至于维克托,右臂骨折,据说是为了护着隔壁的尤里才撞了一下,不过看到一脸心疼的帮他换病号服的勇利,却又觉得一切都不算什么了,他平安回来了,见到了他的恋人,还有什么比这更幸运的呢?赞美上帝。

勇利安顿好一切之后又回到了维克托的病房,坐在床边一言不发。

“过来这儿,我的男孩。”维克托被那双还残留着惊慌的眼睛看的心都碎了,赶忙把勇利揽过来让他趴在自己怀里“我已经没事了,别怕,我在这里,我陪着你呢……”

勇利的声音透过布料闷闷的传来“你知道吗维克托,其实我一点都不怕的。”他抬起头亲吻着自己的一生挚爱,“我在去机场的路上就绝对好了,如果你死去了,我就去陪着你,如果你能够活下来,我也陪着你。连死神都不能将我们分开,我什么都不怕。”

维克托呆滞的看着勇利,他发现勇利是认真的,他真的做好了殉情的准备……

勇利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近,维克托狠狠地亲吻怀里的小疯子,他们就像野兽一般撕咬着对方,直到铁锈味溢满口腔,真实的疼痛和极致的爱意抚平了所有的恐慌,两个人享受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之情。

“我会陪在你身边,永远。”

————————————————————————

之前俄行的一起飞机失事事件震惊了我,39人全部生还,当时就觉得不愧是战斗民族啊。
事实上这种情况不管在哪里都是真正的奇迹,我希望这样的奇迹也能伴随着维勇,让两个人幸福的走下去。

没写日期是我怕我自己一口毒奶再咒了哪架飞机。

元宵节快乐,维勇也要一直团团圆圆的。

顺便今天依旧用不了电脑(இωஇ )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