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pool

柴可夫斯基與卡薩布蘭卡 02

薑薑:

*小兒科醫生維克托X花滑選手勇利
*知道彼此互相喜歡,但是心照不宣
*養父子,年齡差20歲
*沒有特別設定住在俄羅斯或者日本


勇利不會否認他是一個“爸寶”,
乖巧、聽話、體貼,維克托要他幹嘛他就幹嘛。


交換條件是-他要維克托眼裡只有他一人,除了上班以外都要跟著出門,並且保證他會百分之百聽話,不會給維克托添麻煩。


當維克托帶著勇利到研究院上課,大家都當他新血來潮想養個孩子玩玩,而勇利就是那個倒楣蛋,過沒多久就會厭煩的送走他。
有個看不慣維克托的人甚至在勇利面前取笑他的爸爸就是下一個Humbert。


後來那個人被維克托打掉了一顆牙。


他開始戒菸戒酒、早睡早起而且充滿責任感,再也沒有泡過酒吧或是翹課,為了勇利拋棄那些不健康的習慣。


雅科夫真是太感謝勇利了!


“維恰,他簡直就是我的天使!”


吃完早餐的兩人沒有任何計畫,但是寧願用奇怪的姿勢疊在一起也不願意出門 。柔軟的新地毯被兩個大人佔據了,反而是馬卡欽躺在沙發上。


勇利起身趴在維克托胸口,一手在胸膛摸索尋找什麼,直到確認了位置戳中乳頭。
維克托挑了眉看著他,雖然笑著卻讓人不寒而慄,但是勇利才不怕,這只是撒嬌一下就能解決的問題。
「我已經五年沒回家了,缺少父愛需要安慰。」
他開始親吻維克托的唇
以前他們常常嘴對嘴親親,是父親對兒子的那種,嘟起嘴、還會發出很大的聲音的方式。


「他說的對,我成了下一個Humbert」伸手摸摸勇利的腦袋,就算他的兒子已經成年了不少時間,在他眼裡仍是個愛撒嬌的小孩。


他總是受不了勇利的撒嬌!


「誰啊?」


「我在研究所的同學,你可能不記得了。他在你面前說我會成為下一個Humbert,就是洛麗塔裡的主角。」


「你不會還對那件事耿耿於懷吧?維恰?」五年前的夏天,處於休賽期的勇利在維克托的伏特加裡動了點手腳……然後只要稍稍勾引,他的目的就達成了。


到底來說他們根本沒有血緣關係,但是維克托在上.過.床.的隔天,就把勇利趕回底特律。這讓他很生氣,氣到強迫披集載他衝進戶政所,把戶籍遷到底特律的住處!


那時候他的屁股還在痛!


「那時候你還沒成年,親愛的。我原本以為我忍得住,沒想到你居然用你的小屁股磨蹭我!」


「我當時離成年不到三個月了!dear daddy!你在我五歲時帶我回家,而我很確定之後你都沒有跟別人上過床,你十五年只做愛一次嗎daddy?尤里說你以前“很行”」


「天啊!我很不想談這件事情,honey!而且做愛不一定要在床上……我是說…我很抱歉當初把你趕回去,我沒想到我的自制力這麼薄弱……這樣犯法!哪怕你離成年不到一小時!」


「我現在成年了!我到家的第一天晚上就爬上你的床,但是你什麼都沒做!好吧……老實說,那天晚上我在你的酒杯裡“加料”」


「喔!他X的我就知道!你個小壞蛋!你不知道我後來做了多少心理建設!現在又頂著十五歲的臉來跟我假借父愛之名行做愛之實!我要打你屁股了,親愛的!」


「當然好啊dear daddy!」

……
………
「那才是我要的。」
---------------------


為了寫完這篇,我的腦細胞耗損的很嚴重,
修修改改至少五次以上。
下一篇要等更久,我在考慮開車的可能性,
我不是個好司機。

评论

热度(34)

  1. DearpoolCastane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