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pool

【维勇】温泉(中1)

依旧是私设如山

人物及内容与网易阴阳师没有任何关系。

~千年之前的平安时代~

近江国伊吹山脚下,是平安时代里难得的一片净土,这里的人们受伊吹山神的庇佑,民风十分淳朴,加上居民和睦,通常未有妖物鬼怪在此作祟。

人们所不知道的是,这里的守巡道员防守卫大人,乃是伊吹山神之子,习得阴阳师通灵法术,又拜与越后泽山寺高僧为师,被山神派于这里护佑一方。

虽然设定非常高大上但是其实就是一个粘人精,勇利面无表情的拖着身后的男人艰难的在庭院回廊里前进。

“勇利~人家马上就要去平安京述职了诶!好多鬼怪超可怕的,勇利也陪人家一起去嘛~一个月左右就回来了……”身后的男人身材高大容貌俊美非凡,偏偏像一个小孩子一般向着矮了他大半头的勇利撒娇打滚,手舞足蹈的向勇利描述平安京有多可怕,他这样一个“胆小且卑微的男孩子”根本不敢自己上路。

勇利一个背摔把人丢到地板上,青筋直冒的点着对方的脑门:“山神之子殿下,请您务必搞清楚您的身份之后再跟我说这种话好吗?”勇利非常怀疑当初泽山寺的高僧之所以把他撵回来根本不是因为什么“他人嫉恨自己的美貌所以遭受陷害”,纯属这家伙实在是太坏心眼儿才针对他的吧?“您会害怕鬼怪?明明平常最喜欢耍着小鬼玩的就是你这家伙吧?请您适可而止吧酒吞大人*,我姐姐刚刚出嫁,家里的生意全靠我来照顾,再说我是商户贱籍,根本没资格和您一样乘坐牛车……”

(接下来的剧情你们默认酒吞就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那厮就好,这个要到最后才能改回来,反正肯定是同一个人)

酒吞拉下喋喋不休的勇利,用亲吻堵住他的嘴,直到勇利彻底瘫软了下来才放开他。他搂紧勇利,两人一起靠在回廊边,从这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的伊吹山脉,这个时节山峰上还留有积雪,山脚处却已经一片的青翠欲滴。

“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上弦月。春去夏来,遥望伊吹山,似白衣联袂**”酒吞抱着怀里的人,如同抱着整个世界。两个人的黑发交织在一起,缠绵悱恻,不分你我。

“我会跟上官交涉,依旧任职于此地,虽然不在明面上提及,但是我的身份,该知道的人也都了然于心。拒绝升迁绝不是什么大事,等我回来我们就可以好好过日子了。”勇利靠在男人的胸膛上轻轻点头。真的会这样顺利吗?没有人知道。

从胜生家的温泉旅社离开后,酒吞回到了自己的府邸。经过前院时,府里仆役的态度就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小心翼翼。进门后,他小心跪坐在那个威压四逸的男人面前,却猝及不防的被一耳光打落在地。寻常人是根本伤不了他的,但是这一巴掌中居然夹杂着一丝神力。“逆子!你究竟要与那个人纠缠到何时?!”

这人便是酒吞的父亲,伊吹山的山神大人。

“父亲,他是我的恋人,我是真心想跟他共度一生的……”酒吞强忍着怒气,现在他还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山神仅靠神力就可以强迫酒吞服从于他,如果真正动起手来,酒吞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若你是好南风,与他结成契兄弟也并无不可,但是共度一生,我绝不同意!若不想他死于非命,就管好你自己。”男人遂即化为一阵山岚,从侧门呼啸而出,回到山林里。

酒吞愤恨的盯着男人离开的方向,指甲掐入掌心。这个人是山神坐久了,已经太过狂妄自大了。如果他想要掌控自己的生活,就只能对不起这位从来没有负责过的“父亲”了。

或许连酒吞自己都没发现,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暗,正在心脏深处扎根,伺机而动。

出行的日子很快就来了,按照约定,勇利并没有来送他,两个人都实在无法忍受离别,即便只是暂时的。

从近江国到达平安京坐车大概需要五六天,加上一旬的述职考察期,最快也要二十天才能回来。

最令人不安的不是分离,反倒是那个男人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

“死于非命吗?呵,有趣……”酒吞握紧手中的酒葫芦,眼中的神色晦暗不明。

说到底这个父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可有可无的存在,没人比酒吞更清楚。自打他出生以后,就一直是母亲大人独自抚养他,这个男人也不过是偶尔回来看一眼。即便如此,这位傲慢的神明也一直干扰着他的人生,擅自阻断他所有的道路。

对于这些事,酒吞倒并不恨他——谁会恨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呢。况且只要实力足够强大,他们自然会闭嘴然后滚开。

酒吞现在非常需要让这位山神大人闭嘴。

怀中的酒壶是临行之时勇利偷偷塞给他的,灌着真利结婚时的宴酒,当初酒吞还非常可惜不能痛饮一番,不过考虑到他和勇利那喝多了就会耍酒疯的体质,也只是浅酌了几杯。这酒是专门托人从长安带回来的,十分珍贵。本以为会被全部喝完,或者直接被真利带走,但是他的小恋人居然偷偷藏下整整一壶,并且全部塞给了他。

即便是为了勇利,也必须做出决断了。

~平安京~

“这可真是妖魔横行的世道呢。”进入城门后,随行的仆役与车夫和护卫都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指挥俭事心有余悸的对坐在车里的酒吞说“幸亏酒吞大人击退了不少邪魔,不然我们真心不一定能平安到达京都。”

车里的人淡淡一笑“没什么,守护民众安全也是我的职责范围内的事。”但究竟有多少大妖是酒吞故意引来,击退后吞噬力量或者收为下属的,我们也就不得而知了。

提交述职报告的过程就和想象中的一样,没什么阻拦就顺利通过了。酒吞和久违的朝臣聊了几句,诸位大人也都是一番赞美之词,令酒吞十分不解的是,一向眼高于顶的池田中纳言也端着骄矜的姿态与他搭了两句话,这让他在心里一阵暗笑。

“吾与尔父乃是至交,尔等俨然已是翩翩佳公子,吾心甚慰也……”池田大人留下几句不明不白的话就走了,留下四周的围观群众内心一片冷漠,甚至想把他套了麻袋打一顿。

“我说酒吞,这家伙到底吃什么奇怪的东西了?他到底是来干嘛的啊?”之前一同学习剑道的友人也专门来为酒吞接风洗尘,邀他一同去家中宴饮:“算了,不管他了,我跟你说个稀罕事你要不要听?”

“什么事儿?”酒吞非常给面子的表示好奇。

那位友人神秘兮兮的说道:“我认识一个源赖光的家臣,那是个叫渡边纲的家伙,昨夜他斩下了一之鬼手,你要不要去看一看?那家伙虽然性格乏味了一些,不过也是个很讲侠义的男人。”

“鬼手?听起来很厉害嘛,这个人……”酒吞跟随着友人去往那个渡边纲的家中, 不料根本没能进门。

迎客的侍女恭敬的把人拦在外面:“我家大人需要进行七天的物忌,实在是不能招待外客,还请大人们海涵。”

“物忌?”

“是,大人将鬼手承给赖光大人和晴明大人观看时,晴明大人测算需要进行七天的物忌方可避祸。”

虽然感到遗憾,但是友人还是表示理解,并约了七日后再来观看“只是酒吞你难得来平安京一趟,没有招待好你实在是令人羞愧啊。”

酒吞笑着摆摆手“哪里哪里,人家不方便,也是我们来的不巧。不过说起来,比起渡边纲大人,我更想看看那只被斩了手臂的恶鬼呢……今天就先不去你家喝酒了,我还有点事要办。”

“啊?”

………

入夜之后的丹波山被瘴气所笼罩,酒吞一手拿着一张粘了乌血的纸,一手结印,朝着瘴气最浓郁的放心前进。

“就是这里了”被结界阻挡住脚步,恰好说明找对地方了。将灵力凝于右手,一拳轰开了在旁人看来坚不可摧的结界,之见一个金发的少年正坐在结界中央,戒备的看向这边。

“你TM是谁啊?!为什么会来本大爷的地盘?!!”男孩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相貌美丽如同少女一般,金色的头发和发中的尖角昭示着这个少年是一只恶鬼,不过这种防备的姿态对于酒吞来说,也只不过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罢了。

扫向少年缺失的右臂,酒吞心中了然,露出了一个最和蔼可亲的危笑:

“你就是茨木吧?”

——TBC——

———————————————————————

*因剧情需要,接下来的维克托都会叫酒吞,然后大家也能猜出来,这里的尤里奥是茨木童子,不过没有酒茨大家不用担心。

**章鱼壶中梦黄粱,天边上弦月。春去夏来,遥望伊吹山,似白衣联袂,这一段绯句是我抄松尾芭蕉和《暗杀教室》里神崎有希子的。

我会在后面写清楚为什么酒吞会变成维克托的,你们只要坚信他们两个是同一个人就好,而且不是什么转世梗。
关于维恰的黑发也会在后期帮他染回白的。总之请安心看我的脑洞吧。
虽然文笔不行但是我会努力弄好所有的逻辑的。
其实我有在考虑要不要在下一章打奥尤tag,但是两个人根本不叫奥塔别克和尤里咋办?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