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pool

【维勇】Delicate


ooc预警

恐怖宠物店au

————————————————

“请问,有人在吗?”客人拄着手杖一步步从台阶上走下来,进入处于地下室的店内。

“欢迎光临,本店从猫狗小动物到鸟、昆虫、爬虫类应有尽有,客人需要什么?”穿着唐装的男人站在屏风边对客人说。“如果需要的话您可以先坐下来慢慢说”老板注意到了客人的右腿似乎不太方便,把对方引到一边的沙发上。

“我的医生说我可以养一只宠物,有助于我伤病的辅助治疗,来China Town吃饭的时候看到了这里,所以想来看看,请问这里有贵宾犬吗?最好是巨贵……”

“PTSD吗?(创伤后应激障碍)”老板突然打断了客人的话。

“……是的,一年前出了车祸以后就成这样了,因为我是个花滑运动员,所以这对我的事业打击很大。”客人无奈的笑了笑,抚摸着自己的右腿不再出声。

老板站起来,对客人说:“既然这样,我这边有一只新到的小动物,对客人您的情况也许更有用一些。请跟我到后面的房间。”

两个人穿过了一条走廊,来到了一扇门前。“购买他的话,就绝对不能让人看见他,这是条件。”老板推开了门,示意客人进去。

屋子里只有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一个正在打瞌睡的青年,老板轻轻推了推他“醒醒,有客人来了……”

客人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手杖掉在了地上,以至于当他想要走向那个黑发青年的时候差一点摔倒在地。老板拉了他一把,将手杖拾起来还给他“这是日本那边深山里的一种兔子,非常聪明的品种,能够和人交流。”

“兔子?!可他……”客人颤抖的抚摸着青年的脸,掌心中的温热是不容置疑的真实。

“他的确是只兔子,本店是宠物店,只会出售各类动物。所以,客人您要买下他吗?”老板拦住客人,递给了他一张契约。

“……我知道了,他的确是只兔子。请问需要多少钱?”客人不再犹豫,接下契约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老板收下其中的一张,另一张重新递给了维克托。“那么,请您一定要遵守契约上的条例。1.请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他;2.附赠的熏香必须每日不断;3.不要让他伤心。特别是第三条,绝对不可以让他伤心难过。如果因为违约造成的任何后果,本店概不负责。”老板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维克托。“你可以叫我D伯爵,这是我的电话,如果有事情发生请打电话给我。”

维克托脱下了自己的长风衣将青年裹起来,领着他离开了店内。

老板看着紧紧依偎的两个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么,希望你可以永远疼爱他。”

——————————————

维克托避开了人群领着青年进入自己在美国暂住的公寓。“接下来我们要在这里住很久了,真庆幸我当时找了个不会被人随便打扰的地方。”维克托这样想着。他犹豫了一下决定把人安顿在客卧。

青年长着一张典型的亚洲面孔,温润可爱的圆眼睛,带着微笑看向维克托。

“那么,我叫维克托,是你的……新主人,”维克托为了“主人”这个词有点脸颊发热,总觉得像是在玩奇怪的游戏。“你会说话吗?D伯爵告诉我你可以跟我交流,你的名字是什么?”维克托有些紧张,他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怎么与人交流了,表达能力好像都出了点问题。

“我暂时还没有名字,D伯爵不会随便给还没有出售的动物起名字。你可以给我起一个,我现在是你的了。”他说。

维克托犹豫了一下:“那么,我叫你勇利可以吗?这是个日本的名字,很适合你。”

“y u r i。”青年试着发了一下这个音,“我喜欢这个名字。”勇利笑着说,他非常的开心,于是将最灿烂最温暖的笑容都给了维克托。

这让维克托差点哭出来,他只能把勇利紧紧的抱在怀里。“这就足够了,我不需要别的什么了。”

这天晚上维克托是抱着勇利一起在客卧那张狭窄的单人床上睡过去的,勇利很开心维克托能陪他睡觉,即便他什么也没说。维克托则是第一次渡过了一个没有噩梦的夜晚。

接下来日子如同梦境一般。因为无法带着勇利搭飞机回到俄罗斯,维克托买下了郊外的一栋带有院子的别墅,并在地下室修了一个小型的滑冰场。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小世界,多么完美的地方,维克托除了去进行治疗之外,就是陪着勇利在滑冰场或别墅的任意一个角落消磨一整天。

令维克托惊喜的是,勇利虽然从未接触过滑冰这种人类的游戏,但是他很快就掌握了这个,甚至能够跳出3A、4T、4F这种对于人类来说也是非常高难度的动作。

“勇利不愧是小兔子呢”,维克托依旧不能上冰场,但是这已经不能影响他的心情了。维克托把勇利抱进怀里揉乱了他的头发,他已经开始不在乎自己是否能重新站在冰场上了,勇利的存在比他的梦想和生命都重要。

维克托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放到主卧,在那里洗澡换衣服处理自己的事情,然后回到了勇利的卧室。今天勇利玩的很开心,这会儿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但依旧坚持等着维克托一起睡。

维克托把头发擦干,将手杖靠在床头柜上,抱着勇利钻进了被子里。

“维克托,你的腿为什么会动不了呢?伤口和你的骨头已经好了,我能看出来。”勇利说,他这会儿反倒有点清醒过来了。

“因为我其实是个胆小鬼。”维克托试图用一种轻松的口吻叙述当初那件让他连回忆都不敢回忆的事,“我被吓坏了,所以我的腿就不听我指挥了。”

勇利爬起来给了维克托一个脸颊吻“你不要害怕,我陪着你呢。”逆着月光,维克托无法看轻勇利的表情,但是他知道他一定是用最温柔最坚定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他的勇利被月亮披上了一层银沙,宛如真正的天使。

第二天维克托起床的时候勇利已经不在他的怀里了,这让维克托有些不安。D伯爵告诉他不能让勇利被别人看见,尽管他的勇利一直乖巧听话,但是维克托并不能保证他不会被邮递员或者牛奶工看见。

他拄着手杖艰难的在屋子里寻找勇利的身影,地下室没有,厨房没有,客厅和书房也没有。爬上二楼路过主卧时,他心里咯噔一下,试着推了推主卧的门,还锁着。他稍微放下心,只能继续向三楼的小阁楼走去。

勇利果然在这里。三楼的小阁楼冲着屋后的森林,能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小湖泊,维克托经常抱着勇利在这里喝下午茶。维克托关上门,站在原地看着沐浴在晨光中的勇利。

勇利回过头冲维克托笑了一下,突然爬到了阁楼的窗台上,张开手直直的向后倒去。

“勇利!”千钧一发之际,维克托扑向勇利把他重新拽回屋里“你这个笨蛋!这太危险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维克托克制不住的朝勇利大吼,天知道他刚才有多害怕,他差一点又失去了他。

维克托从没有对勇利发脾气,当维克托冷静下来之后,他猜想也许勇利会被自己吓哭。但是勇利依旧在笑。

勇利把这个吓得不行的银发男人抱在怀里,突然开始讲述一件看似无关的事:“在我很小的时候,那时我还跟我父母和姐姐住在一起。有一次我被狐狸吓到了,一直不停的打嗝,怎么也停不下来。我姐姐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偏方,于是又狠狠的吓了我一次,然后我就不打嗝了。”他退开一定距离,捧着维克托的脸颊“你也‘不打嗝’了。”

然后维克托就发现,他把手杖丢在了门边——他刚刚是飞奔过来的!

维克托慢慢站起来,一步步走到门口拾起手杖再一步步的走回来。维克托突然把手杖扔出窗外,然后抱着勇利转了一圈,疯狂的大笑然后无声的痛哭,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天使……我的生命……我的爱情……”就好像他的生活只剩下了这几个词一样,勇利抚摸着维克托柔软的银发,把他的眼泪吻去。

当维克托终于平复下来以后,他们又一次去了地下室的冰场,在这个狭小的冰场上,维克托不停的跳跃和旋转,直到他们可以确定维克托的PTSD完全康复了……

午夜,维克托醒了过来,他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一会儿,然后将手臂从勇利脖子下面抽出来,然后坐起身。维克托离开了客卧回到主卧,从衣柜的最里面翻出了自己的考斯滕,就是那件粉紫色的王子服,然后重新回到地下的滑冰场。

他花了一点时间等待冰面凝固,滑到场地中央,当音乐响起,他开始舞动,那首《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这是他和勇利最初的爱情。

他放空自己的思维,恍惚中仿佛有一个蓝色的身影陪伴在他身边,两个人缠绕、交错,在冰面上回旋出一个又一个圆,仿佛能够永远在一起。

永远,这真是一个可怕的笑话。

不知过了多久,维克托停止舞动,重新关上了灯,离开了这个地方。

他走上楼去,准备脱下衣服回去继续睡觉,然而主卧的灯光却是亮的。

“终于来了。”维克托想。他推开门,勇利正坐在柜子前的地板上哀切的哭泣着。他抱着一个相框,照片上的人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和他的恋人胜生勇利,他们抱着狗狗马卡钦正笑的无比幸福。

“为什么?”勇利低着头,哭泣压抑在他喉间,酸胀的让人喘不过来气“维克托为什么要骗我呢?原来我不是你爱的那个勇利啊。”

他看着维克托黯然的蓝眼睛,眸子里溢满了心碎“可是我真的很爱维克托啊。怎么办?”他好像是在问维克托,又好像是在问自己,又好像谁也没问。“我好难受,谁来救救我……”勇利紧紧攥着自己的领口,克制不住的蜷缩起来。

维克托走过去抱着勇利,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什么。

当黎明前的黑暗到来时,勇利对维克托说“维克托,把你的心给我好不好。”他是如此小心翼翼,又如此渴望真诚。

“好。”

……

——————————————

雷欧·欧雷克特警官是被D伯爵通知来到郊外的别墅的,如果不是D伯爵前来收尾,甚至不会有人发现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已经死了。

雷欧赶到时,D伯爵正在门外等他,两个人一起进入了二楼的卧室。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躺在了血泊中,他的颈动脉撕裂开了,胸口的位置破了一个洞,心脏不知所踪,他怀里卧了一只站满了血的棕色小兔子,也已经死去多时。维克托穿着一件粉紫色的表演服,如同王子一般英俊,面容安详又幸福。

“喂,这次又是怎么一回事?”雷欧看着D伯爵。

D伯爵走到床边拾起了一本日记,翻了几页后放进了维克托的手里。

“这位尼基弗洛夫先生在一年前遭遇了一次车祸,他和他的同性恋人胜生勇利被一辆超重超速的货车撞到,胜生勇利为了保护他当场死亡,后座的宠物马卡钦也同时离世。”D伯爵依旧是那副看淡一切的模样“如果他能忘得了胜生勇利,那么他不需要这只小兔子也能恢复过来。但是这个世界上,如果是最没有用的。”

D伯爵离开了这间屋子,临走之前,他对雷欧说:

“如果可以,请联系一下尼基弗洛夫先生的亲友,把他和胜生勇利合葬在一起吧。”

——end——

————————————————

虽然跟朋友说在抄完书之前先不写,但是这个故事无论如果都想要记录下来。

请不要问我维克托的感情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太清楚,毕竟你不能要求一个失去了一生挚爱的人太过理智。

恐怖宠物店是我特别喜欢的一部漫画,原作对人性解析的非常到位,所以虽然是个神作但是我还是要卖一下这个陈年安利。

评论(1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