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pool

[刀剑乱舞]青江(上)

*鬼伎回忆录AU

*有私设。

*审青,审石,隐石青

*存在一定的occ


————————————


“就要到了,老爷。”船夫一边说,一边划着浆。

 

我向船头又挪了两步,向浓雾中望去,一座岛屿的影子在前方浮现出来。

 

出门前,我请的临时“导游”坚持让我把所有值钱的东西留在安全的地方,只准带上足够的现金。

 

“这是为了您好,尊贵的老爷,太像个肥羊可是走不出那里的呀。”他弓着腰让自己看起来更矮小卑微,恭敬的把我扶到船上,笑容就像所有最底层的日本男人——至少我来日本的这几回,所见到的所有轿夫、车夫、马夫、船夫,都跟他像的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我最喜欢的怀表也被留在了我友人家中的箱子里。现在是冬季,我只能估算出这会儿大概是11点左右的样子。我是今天的傍晚才得到关于这个岛的消息的,勉强能过去也是上帝保佑。

 

我叫威廉,是一个记者,现在正准备去一个岛上妓院,寻找我的初恋石切丸。

 

当我们靠近码头时,远处的岸边,有几个人抬着一个被白布包裹的长条出来,然后把它扔进了海里。那东西约摸有一个人长宽。

 

“这个时间连最后一批客人都快睡着了。您如果不满意可不能怪小的呀。”船夫意有所指地笑着说。当双手接过出发前他坚持要求的双倍船费时,他笑脸上的眼神却像一道裂痕。

 

上岸时那几个人也一起来到了大门口,他们动作不急迫,看见我却面露惶恐,惶恐是因为我的异邦人相貌,我猜。

 

我拦住了其中一个人:“我来找石切丸。”

 

他可能对于我带着口音的日语不太适应,迟疑了片刻:“石切丸?是哪位大人吗?这边是‘夫人们’的地方,您要是找男子,就顺着这条路到尽头的街上。小的给您带路?”

 

那个仆役引着我来到了那条街上,“这里不允许‘夫人们’的人过来,只要您有需要,随便喊个人带路就好,只请在子时前找到您想要的人。不然遇到什么我们这里都不会负责的。只要能找个房间住下来就好。”他跟我交代完就脚步匆匆的离开了。

 

泥地上有一朵被踏散的白郁金香。迎面而来只有穿着破旧的零星浪人,街边游女待客的房间里也仅仅剩下几个搔首弄姿的男人。他们把自己打扮的尽量像个女人,但又因为过于刚硬的线条看起来不伦不类。虽然我喜欢男子,但这般模样让我有些反胃。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沦落到这种地方的,毕竟当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只是个少年,面庞上可以看出日后的风华。他是那种最虔诚的神职人员,而我和好友花了大价钱寻找的线索指明他就在这里,谁也不知道为什么。

 

在街上来来回回寻找了好几圈,都没有看见他。也许他今天晚上已经有客人了?这个想法让我有些愤怒急躁。巷口那边的屋檐下开始闪烁着不怀好意的视线。

 

“那边的那位客人,打更的人马上就要过来了,您还不打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吗?”我被人叫住了,扭头看过去,路边的巷子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男人,他倚靠在墙边,歪着头,过长的发丝遮住半张脸,露出抿起的嘴角,微眯着的眼睛向下一虚晃,一只手搭在胸前。

 

而他身上松垮的裹了一件女士和服,半披着一件白色的长衣,腰带像是男式浴衣那样系着,大开的领口敞出漂亮的脖子和锁骨。和服下摆好像是被谁剪短了一截,倚靠之余就会露出纤瘦的小腿,一只黑白条纹的猫咪团在他的脚上。很美,但是并不适合现在这种寒冷的天气。

 

我犹疑着点了点头。

 

他抱起脚上的猫,示意我跟他来。我们踩着没扫干净的残雪走向小巷的尽头。污黑的雪沫每走一步就溅上我的皮鞋,而他只穿着一双二齿木屐,玲珑的踝骨下,红色的粗鞋绳衬得足跟仿佛有光,那些泥水避开了这一份美丽,不曾沾染一丝一毫。

 

这里有一幢木质的小楼,从一楼外面的楼梯上去可以直接到达二楼。他领着我进到二楼的卧室里间,这里相比我曾去过的其他游女的房间来说简陋的多,看来这个人的“生意”并不怎么好的样子。

 

屋内已经铺好了床铺,角落里还有一个炭炉,正散发着热气。他点上灯,回眸一笑,帮我脱去了外套。

 

“真暖和”他把手托进外套的里层,还残留我体温的地方,脸也埋进去蹭了蹭,带着些孩子的娇憨。

 

我解开领带挂到衣架上。“我还以为你不冷。”毕竟他看起来就像是被人从夏天直接拉进冬天,“你叫什么名字?”

 

“笑面青江,很奇怪的名字对吧。您可以叫我青江。”青江把大衣挂在领带的旁边,抱起猫咪坐在床铺上,“事实上我非常的怕冷,这个小宝贝就是朋友送过来帮我暖脚的。”这只猫咪虚掩着双眼,任由青江把手塞进它的肚皮下面。

 

“况且这样很漂亮,也很方便,不是吗?”暧昧的压低声音,青江把和服下摆的分叉撩的更高了一些,大腿微微叉开,好像有一股香气从他身上散开。

 

我看他笑弯了眼睛,不禁对他头发下面那另一只眼睛更加好奇了一些,伸手想要撩开那些发丝却被他躲开了。“我只是好奇,你可算得上一个不错的美人,生意却不景气,是破相了吗?”再一次伸手青江就不再躲了,任由我把他的头发别在耳后。

 

令人失望的是,这半张脸并没有毁容,依然美丽,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异常,只能说这边的虹膜竟是妖异的红色,让他看起来,就像是某种魔物。或者某种动物,比如波斯猫之类的。

 

“真美。可这算是什么,游女吸引人的手段吗?”我掐着他的下巴让他抬头看着我,这会儿金色的眼睛里开始弥漫着水汽,也许我再欺负欺负他,这些水就会化为蜜流下来,渗入那隐隐绷起的嘴角。

 

“这个国家的人把这视为不祥,妖魔的诅咒,还有些别的什么说法,多到我记不清,毕竟您不能指望着我记下所有辱骂我的话吧?别皱着眉头啊大人,笑一笑……”他的手指如同鬼魅般缠上我的手腕,虚虚的攀着,像是小动物的讨好,又像是在取悦别的什么地方”今晚我属于您,您想做什么都可以。”

 

我没趣的放开了他,找个舒服地方坐下来:“你身上的味道挺好闻的,是什么香料?”那好像是一种檀香的味道,清雅的不像是青江的风格,我还以为他会选择更加妖娆催情的味道,“不过你居然还有余钱买香料,那怎么不给自己换个好点的地方?”

 

“大人说笑了。”青江抬起手虚掩着唇“我当然负担不起,这是我的‘哥哥’赠与我的。”当提起这位哥哥的时候,青江倒是收起了轻浮的姿态,也许这真的是他非常重要的人。青江站起来将怀里的猫关到房间外面,并且端了一个小酒桌过来,上面摆着一壶温热的清酒和一些渍物。

 

我拦住他给我斟酒的动作,自己把酒壶拿过来倒上一杯。

 

“你哥哥?”我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不是亲兄弟那种哥哥。他是我的领路人,或者说老师你可能更好理解一点。”从我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青江低着头时露出的后颈,他并没有涂抹那种白粉,但是整个人依旧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而且比起白种人更加细腻光滑,毫无瑕疵。“我是三年前来到这里,我的‘哥哥’大概是四年前。我的父亲死在了赌场,我和我哥恒次被卖给了人贩子。恒次眼睛看不见,所以我让他们把恒次送去寺庙做仆人,作为交换条件,我来到了这里。然后我遇见了他,也许不是因为他,我也活不了这么久。”

 

“他叫什么名字。”

 

“石切丸。” 

——TBC——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