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pool

【维勇】独自在家请注意安全

一发完

跟他的丈夫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相比,胜生勇利真的算是一个比较阿宅的人了。

并不是说他沉迷宅物不可自拔(维克托的周边除外),而是基本上除了必要的出国比赛,就不怎么乐意出门了。

事实上,除了刚到俄罗斯的头一星期被兴致勃勃的维克托拉着到处跑——然后勇利发现就好像自己从来没观光过东京塔一样,维克托也没有正式的逛过克林姆宫——之后两个人就开始了“沉迷训练无法自拔日渐消瘦”的生活了。

这样的生活习惯导致勇利异常单调的冰场→超市→家的三点一线的生活,连必要的长跑也只是从家跑到运动馆然后绕馆N圈。

没有什么能够改变一个宅男的生活规律。

维克托在心里小小的抱怨着,并且自打勇利的到来他基本上彻底戒掉了去酒吧和夜店的习惯。开玩笑,没有什么事能比抱着他的小猪睡觉更重要了,更何况他们还有马卡钦,他甚至跟尤里奥开玩笑说要把他过继到他和勇利的名下(然后被俄罗斯的冰上萌虎揍到四分之三死)。

不过唯一比较令人困扰或者是令人发指的就是,勇利完全不愿意跟着维克托去出差。明明勇利自己需要去东京拍广告做代言的时候维克托都有全程跟随的,但是遇到需要为维克托出门一星期的情况的时候,这个可怜的老毛子就会发现,即便是休赛期,自己的魅力也完全比不上训练和冰场了。

“维克托比较厉害嘛,我现在后内点冰四周跳成功率还是太低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实在是没办法浪费,马上就该世锦赛了,我想要跟维克托一起站在领奖台上。”中场休息时的勇利“冷酷无情”的把黏在身上的大型犬撕下来“反正就是一星期,很快就过去了,YOI也才更新一集而已。”完全没有被人占便宜的意识的勇利努力安抚着怀里的毛子。

“但是勇利都不会担心我被别的人勾引吗?明明之前占有欲强到不允许我看其他人的,难道勇利不爱我了吗?难到你真的不爱我了吗?”维克托哭唧唧的抱着勇利,完全不相信自己居然真的就这么输了“我和菲利普*到底谁比较重要?那个男人究竟有什么好?!”

“是菲利普四周跳……维克托是最重要的……”被缠的哭笑不得的勇利只能拿出杀手锏。把头发捋到脑后,强势的抬起维克托精致的下颌“全世界只有我才能满足维克托,对吗?”流转着最魅惑的蜜糖的眼眸深深的望进对方海蓝色的眼睛。

维克托表示投降,不是我军太脆弱,实在是敌军太狡猾。

米拉表示当时的情况根本没眼看,只能拉着受到一万点伤害的波波维奇和即将进入爆发期的尤里换个区域练习。

——然后时间就这么愉快的过了一周,YOI也更新了新的屠狗一集——

按照预定的时间,今天是维克托出差回来的日子。

一周的时间,说不想维克托那是假的,或者说勇利无时无刻不在想维克托。尽管他的恋人几乎以每十分钟就要发来讯息的频率不断的刷着存在感,但是不能拥有足够多的拥抱和甜蜜的交流足以让勇利心神不宁到不能专注的按照预定好的计划练习他的跳跃。

雅科夫对此也表示理解,并且破天荒的允许勇利提前十分钟结束训练,虽然只是十分钟但对于雅科夫这位严肃的斯巴达教练来说已经是对这个小两口最大的体贴了。虽然没什么卵用,但是勇利依然感恩戴德的顶着其他人怨念的目光跑路了。

难得早点结束训练,为了迎接回家的维克多,勇利去到附近的超市提了大包小包的食材“给劳累了一周的丈夫做爱心炸猪排饭”。

下午的器械训练几乎榨干了勇利全部的力气,以至于艰难的上楼之后连关上门都忘记了,直接拎着东西进了厨房。

哼着下赛季自由滑曲目的勇利拿出猪排放进微波炉里解冻,突然被人从身后狠狠的抱住了。来人抓起旁边案板上的刀架在了勇利的脖子上:“别动!不想死就乖一点。”

想要挣扎的勇利突然安静了下来:“你是谁?请不要伤害我……”他用一种颤抖**的声音说。

“这位夫人,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希望你能乖乖的配合我,只要我得到我想要的,我就会放开你”刀尖沿着脖子在锁骨上滑出香艳美妙的轨迹,紧锁着勇利的左手开始不规矩的探进衬衫的下摆,摩挲那片细滑的肌肤。

“什么?”被挟持的姿态反倒让勇利兴奋了起来“不要这样……我丈夫很快就会回来了……”他小幅度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很快就沉溺于那久违的触碰。

身后的人明显被勇利的乖顺取悦了:“丈夫离开这么久,身体很寂寞了吧?”他把刀重新扔回案板上,一颗颗解开勇利的扣子,抚慰着各个敏感区,低头亲吻那漂亮的脖颈和肩膀。

被人压制和掌握,这让勇利如同一只落网的天鹅一般,虽然奋力振翅却依然无法逃离猎人的手。明明想要躲避但身体却不听使唤的迎合对方攻城略地的步伐,头脑混沌不清,直到被人压在沙发上也无法抵抗。

对方也明显的急切的需求着勇利,凶狠的亲吻着他,缠绕那甜美的舌,用几乎要把人拆吃入腹的力气占有怀里的人,两个人都失控于这场亲密。

——不知道怎么停车就不开车了——

直到天色黑透,勇利才因为饥饿醒过来,有气无力的踢了踢身旁的人“起来做饭,我饿了……”

“……这就是你对刚回家的丈夫说的第一句话吗?好难过~”维克托把脑袋埋进对方的颈窝,蹭了蹭“冷酷无情”的勇利。

“我跟你说的第一句话是‘请不要伤害我’,说起来你最近到底看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啊。”惩罚性的小力扯了一下那银色的头发,随后又心疼的抚摸了一下对方的后颈。

“大概是《家庭主妇和入室弓虽X犯》之类的,因为勇利毫无防备的样子太可爱了啊,但是不记得关门这件事我可不会轻易原谅你哦”维克托轻轻啄吻已经被咬的艳红的唇。

“我好歹还是个运动员啊,如果不是维克托你的话,也是可以轻易的踢飞***坏人的啊……好吧,我错了。”面对那双严厉的眼睛,勇利难得底气不足的承认错误。

“乖孩子~”维克托亲昵的蹭了蹭勇利的鼻尖,“要吃猪排饭对吗?我去做。”

“维克托”

“什么?”

“欢迎回来。”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在家一定要管好门窗,防火防盗,注意安全。

——————————————————————
*勇利忍笑忍的发抖。

**男子花滑运动员落地后腿部承受的重力是体重的八倍,所以不光管是维恰还是泰森,勇利通通可以轻易踹飞。

电脑连不上网了,所有跟维勇有关的图都木有授权,所有只能发个萝卜(இωஇ )

终于不是光吃饭不干活的咸鱼了。
之前看到几个太太联合讨伐强制性行为,然后我的脑洞就不可抑制的拐向了东京热的剧情,非常想看这种角色扮演游戏,所以只能自己写了。虽然写了这样的脑洞,但是我依旧是简单的反强迫性行为的一方,play除外。
希望不会被骂死。
……
死就死吧(ಥ_ಥ) 



评论(15)

热度(73)